首页 >> 直击疫情 >>默认分类 >>直击疫情 >> “人体自身免疫力是最好的防护服”
详细内容

“人体自身免疫力是最好的防护服”

时间:2020-02-02     作者:科技日报记者 李钊【转载】   来自:科眼观

 “人体自身免疫力是最好的防护服”

          ——访温州医科大学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唐伟教授

         本报记者 李钊

QQ截图20200202123748.jpg

       随着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战斗的进行,截至1月29日上午,全国31个省区市均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普通民众的恐慌、焦虑情绪有所蔓延。

       在国家卫健委的组织动员下,全国逾150万心理医生、二级心理师和部分高校老师已经全面响应,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为全国民众提供心理危机援助。(1月27日凌晨,微医互联网医院总医院抗击新冠病毒实时救助平台上线心理援助专区,联合温州康宁医院集团、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曼德福心动力心理志愿者团队,为有需要的群众提供自测预判、咨询专家等心理服务)。

        作为最早上线的一批专家,国家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成员、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康宁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温州医科大学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唐伟教授积极响应,仅29、30两天时间里,他就在线进行了300多人次的心理援助,从早上六点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除了吃饭睡觉和正常上班,基本都在抱着手机回复群众咨询。

        1月31日傍晚,唐医生匆匆用过晚饭,抽出宝贵的半个小时接受了我的电话采访,随后转身就投入了紧张的线上心理援助。他告诉记者,随着疫情的发展,在网上寻求心理援助的民众越来越多,我们国家现有的心理专业疏解力量严重不足,我能多帮助一个人,医院里就可能少去一个人,也算间接帮助一线医院的战友们减轻压力了。

      面对疫情,女性焦虑情绪大于男性

        唐医生说,这次疫情赶上了过年,本来的走亲访友、热闹聚会变成了居家隔离,以往的火树银花、赶集逛会变成了独守手机,很多人从来没有在家里足不出户,待过这么长的时间,出现各种心理情绪甚至心理疾病再所难免。有人在家一天洗几十遍手,有的人坐卧不安,情绪波动,动辄大发雷霆,有的人忍不住想咳嗽,总感觉自己发热,吃什么都不放心。在这次疫情发展过程中,新闻媒体对新增确诊病例等具体数据密切关注,但对广大民众的心理疏解与引导重视不足,加之网上信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甚至出现了很多谣言蛊惑人心,这些因素都不同程度上加重了普通民众的焦虑、躯体化转换甚至是抑郁、强迫情绪和不同程度的睡眠障碍。

        上网进行心理咨询的人次在几何级数增长,唐医生最开始做在线心理疏导时,一天只有10-20人问诊,现在每天都有好几百人向他寻求心理支持。按唐医生做过的心理援助数据统计,大约有70%的线上求助来自女性,剩下30%为男性。当然,唐医生也说了,焦虑,是人类进步的动力,适当焦虑并没有多大危害,但是过度焦虑确实会影响健康。

        最初的在线心理援助需求,主要来自武汉和湖北地区,现在已经扩展全国各个省市,尤其是信息相对不畅的偏远地区。未知引发的恐慌最大,这方面就迫切需要专业人士的引导介入,除了语言舒缓辅导,还要综合运用“安全岛”、“保险箱”、“蝴蝶拍”、瑜伽、冥想等多种肢体治疗手段,比如“蝴蝶拍”就是双手交叉环抱手臂,然后左右交替轻拍上臂靠近肩部位置,连续做几个疗程,就可以强化和植入积极力量,精神压力也能得到有效释放。

       当然,在线辅导毕竟不是临床治疗,唐医生辅导的群众中,他也会建议大约比例10%的人去线下医院做进一步治疗,这类人群大多原本就患有一些精神疾病如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等。在新冠病毒导致自我隔离时,他们较正常人压力更大,反应更激烈,例如有的人会出现幻听、幻视和被迫害妄想,随之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这时就必须引入线下药物和人力的治疗。

        大显身手 巧解难题

        唐医生是国内心理咨询、治疗战线上的一名老兵,拥有20多年的从业经历,参与过汶川地震、“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和多次地震、台风后的心理咨询、治疗工作。干了一辈子心理治疗的他,面对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时,还是碰到了好几个棘手的难题。

        一个家在武汉,年仅16岁的小女孩芬婕(化名)就在线向他求援。芬婕正值豆蔻年华,贪玩好动,在家关不住,这次武汉封城后,她感到很憋屈,很难受,同时也有点儿害怕,总是想出去透透气。

        但芬婕的父母却老是拿妖魔鬼怪来吓唬她,说空气中的病毒是邪气,一出去就鬼上身之类的云云。吓得小姑娘是缩在家里的一个角落里,整日以泪洗面,哆哆嗦嗦,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甚至一度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唐医生耐心地向芬婕解释新型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和传播原理,科学理性地给她讲清楚预防措施和注意事项,帮助小芬婕从父母那儿充满迷信暗黑色彩的不良灌输中解脱出来。

        唐医生说,只有科学才能驱离愚昧,只有理性才能导向阳光。他还向芬婕建议,跟家里懂科学的亲戚多交流,并运用腹式呼吸等方法缓解压力,芬婕很快摆脱了负面情绪,也非常感谢唐医生的心理援助。

        另一个棘手的案例来自深圳,这是一位32岁的女士瑞红(化名),瑞红来自深圳的周边乡村,她从城里回到老家过年,马上碰到了80后遇上60后的烦恼。瑞红的父母一辈子在家务农,热闹惯了,也不愿意戴口罩,疫情期间还是走家串巷,去给亲戚朋友拜年,并指责瑞红小题大做,还说“你们城里人命金贵”。

        瑞红和父母大吵几次,还是一筹莫展,只能自己戴上口罩,在家里生闷气,同时她也很恐惧,担心父母在外感染病毒。唐医生说,这属于知识不对等带来的矛盾,老人在农村守了一辈子,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全然没有概念,更谈不上警惕和采取预防措施。

        针对这种情况,唐医生给出两点建议:一是一定做好自身防护,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他人;二是在农村要找外部资源,帮助自己做工作,例如父母在村里敬重谁,怕谁,最听谁的话。瑞红依计而行,直接去找村长、村支书,并发动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一起给父母做工作,在党性、亲情的多重压力之下,瑞红父母终于老老实实戴上了口罩,也不再出去访亲拜年。瑞红在线给唐医生打出了100分。

      人体自身免疫力是最好的防护服

        在线咨询的基本都是15岁以上的成人,中小学生因为年龄偏低,只要有手机、电脑,反而没有太多烦恼,巴不得再迟两天上学才好。这也成了很多宝爸宝妈的烦恼,总不能看着孩子天天在家泡手机,一个个咨询讯息纷纷发来。有一个家长说,自己13岁上初中的小姑娘问他,“爸爸,是不是学校延期开学,我就不用学习了呀?”唐医生告诉这位家长,你还得好好引导她,对她说,“不是这样的,学校过两天就开学了,你还得好好学习!”

        大疫面前,普通民众情绪确实需要引导,否则疫情过后,就有可能出现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综合征)。唐医生断言,跟汶川地震相比,这次新冠肺炎病毒所造成的疫后PTSD人群比例一定会大幅减少,因为2008年时没有经验,这次很多人已经自发自觉地通过各种手段在网上寻找心理疏导方法,再加上全国150万心理工作者的努力,一定能激发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决心。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人体自身免疫力,就是最好的防护服,而人体自身免疫力,正跟一个人的心理状况、精神状态密切相关。

        2008年汶川地震,第一次让心理咨询医疗走进了人们的视线,而此次新冠病毒疫情,则让在线心理援助得到更多的认同。以前人们总是认为,心理治疗总得医生和病人面对面的接触,但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所迫,线上心理咨询援助开始大显身手,微医等平台纷纷涌现,这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进步的一个体现。

        多难兴邦,有着那么多优秀敬业、白衣逆行的医务工作者,有着像唐医生这样不辞辛苦,日夜在线辅导舒缓大众情绪的心理卫生专家,相信我们会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代价,最终战胜病毒,赢得最后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