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聚焦 >>今日聚焦 >> 集成人类智慧 发展中国制造 ——2020南京集成电路产业技术研讨会侧记
详细内容

集成人类智慧 发展中国制造 ——2020南京集成电路产业技术研讨会侧记

时间:2020-08-26     作者:李钊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眼观【原创】   阅读

文/记者 李钊

2020七夕节前一天,我今年第二次出差,来到南京,参加李真主办的第三届集成电路产业技术研讨会。本来去年他在苏州说,今年想把杨振宁老爷子请来,由于疫情原因,最终未能成行,但总体上来说,这次南京浦口之行,还是收获满满,相信每一位与会者都有跟我相同的感觉。

每年的集成电路研讨会,我最期待的就是跟清华大学微电子所许军教授的交流。

2018年在南通,许军教授说:“用两弹一星的办法搞集成电路,可能不一定会成功”;2019年在苏州,他说:“人类已经站在硅器时代的前端,从石器时代到今天的硅器时代,其实我们一直在磨石头。就像毛主席说的,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今年在南京,又很开心地听到了许教授关于集成电路新的高论:“当今集成电路技术的发展及取得的成就,实际代表的是高端装备的集成、先进材料的集成、尖端技术的集成和杰出人才的集成,一句话,集成电路就是集人类智慧之大成。”

听到许教授新的宏论,我感觉今年的集成电路研讨会就来值了。这是一种认知的洗礼,观念的更新,知识的愉悦,是任何其他感受都无法替代的。

正如许军教授的重磅加持,本次研讨会一如既往大咖云集,有展讯通信创始人、元禾璞华投委会主席的陈大同,有台积电(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元禹,有天水华天副总经理徐冬梅。王元禹说,“2000年,中国没有一寸高铁,2020年,我们有30000多公里高铁,超过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的高铁里程总和。这就是20年的事情,我们今天的集成电路虽然遇到一些困难,但是只要上下同心、一起努力,再过20年,谁又能预计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不会取得高铁一样的成功呢?”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信息交流部主任任振川先生为大家带来了国务院8号文的政策解读,他一共讲了五个部分:首先回顾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政策发展;其次讲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政策的执行情况;再次介绍了大家很关心的刚刚发布的8号文的情况;第四讲8号文实施的情况;最后做了简单总结。

建国初期,我国就一直很重视半导体发展。早在1956年,周总理就把半导体技术作为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发展技术中的一项,改革开放以后国务院也有相关政策,始终由国务院副总理级的领导来亲自主抓半导体产业发展。至上世纪80年代,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扶持政策,1986年制定了对于计算机、集成电路、软件等四项优惠政策。2000年发布了国务院18号文,这个文件到2010年到期。2011年,国务院印发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政策通知,业界称之为4号文,2014年发布国务院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这也是一个4号文。最近又发布国务院关于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政策,简称8号文。

在近日于合肥召开的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中,集成电路被习近平总书记列为加大科技攻关力度,牢牢掌握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之一。总书记要求,在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重点领域要尽早取得突破,要支持一批中小微科技型企业创新发展。

陈大同的发言也回应了任振川的观点,他说自己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国内从事集成电路研发时,我们从光刻机到封装测试全产业链条都有,问题只是落后而已;而当他90年代初从美国返回国内时,发现短短10年时间,国内的集成电路产业已经凋零殆尽,以前很多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企业都纷纷转产,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家因为军工业务还在维持生产。

陈大同讲到,硅谷的最初发展,也是军工项目带动起来,当然后来就走了市场化路线,最终造就了今天美国半导体产业的全球领导地位。如果拿美国的例子来跟中国类比,我们今天也应该国家引导,然后市场力量介入,最终促成集成电路产业的大繁荣、大发展。

江苏省产研院党委书记、副院长胡义东坦承,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自给率非常低,至多30%,还都是辅助边缘设备,70%都是依靠国外进口。江苏集成电路产业在全国体量最大,有着非常完整的产业体系,从设计到制造、到封测、到应用以及相关辅助材料都有。但江苏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仍不太平衡,主要是处在集成电路产业的中后端,封测占了江苏集成电路总量65%左右,前端制造、设计等占比还比较小。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美国举全国之力打压华为一家企业,并对中国的其他高科技企业进行无差别压制。用常熟理工学院罗马尼亚专家福洛林院士的话讲,“中国奇迹证明了另一种发展模式的成功。所以美国害怕了、紧张了、慌乱了、失去自信了,才会这样歇斯底里地对另一个国家展开强势压制,甚至不惜以脱钩作为代价。”

作为各方面的世界第一强国,美国从来没有这样不自信过,尤其在集成电路、5G等领域,对中国的弹压无所不用其极。美国世界民主灯塔、自由之星的光辉形象正在被美国人一点一点撕毁,世界人民都在发出一个疑问,“美国到底怎么了?美国就这样不自信吗?”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诚然集成电路产业集合了全世界最先进的材料、工艺、科技,是人类智慧的精华,必须依赖全世界、全人类的集体智慧才能向前推进。但中国有着全世界最勤劳勇敢的14亿人民,有着众多像李真一样聪明的大脑,只要我们想干、肯干、真干,是一定能在集成电路领域有所作为的。

天水华天副总经理徐冬梅就秉持着开放包容的心态,她指出:以高铁的成功经验来看,高铁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重点是再创新。技术可以引进,但技术研发能力不能引进,中国只能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个过程中边学边干,来培育和提升集成电路的自主研发能力。最近中央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经济新格局里也提到,要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攻克核心关键技术。但也强调要加强国际合作:自主创新,并不排除合作;自主创新,也不是闭门造车。

江山代有人才出,集成电路竞风流。北京大学长三角光电科学研究院副主任杨丰赫博士带来的高速硅基光电子芯片、高密度光电模块化封装等先进芯片技术就让人们看到了中国“换道超车”的可能,同时也感受到了北京大学推行技术产业化的决心。

苏州美那物业虽然做的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凭借着过硬技术、深厚积累和专业精神,竟然在集成电路产业链条中的高端无尘清洁领域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已经与三星、海力士、合肥长鑫等知名集成电路企业形成了长期合作关系。学界、业界这些扎扎实实的成绩都让我们看到了中国集成电路的明天和希望!

在风雨如晦、黑云压城的今天,我不由得想起毛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里的论断:“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在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我们都能有这样的志气和雄心壮志,在今天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第一人力资源大国的加持下,我相信以李真为代表的国人们做的不会比前人差劲。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从南通到苏州,从苏州再到南京,李真发起的三次集成电路研讨会都在聚焦产业热点、荟聚业界精英,想国家之所想,急国家之所急,这是一群真正心系国家、踏实肯干、实业报国的人。

我们期待李真和他的同伴们早日能像他的偶像张謇一样,为中国的集成电路事业做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