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聚焦 >>今日聚焦 >> 白雪霏:钟情实验室,愿做脚踏实地的科研“拓荒者”
详细内容

白雪霏:钟情实验室,愿做脚踏实地的科研“拓荒者”

时间:2020-09-26     作者:平东采编 来源:科眼观【原创】   阅读

她曾是中国青少年眼中的明日之星,从十几岁起就对生命科学充满热情。

2008年还在读高二时,便代表中国参加国际大赛获得第二名,为了表彰她所取得的成绩,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林肯实验室向天文台申请获准,以她的名字命名一颗小行星(Planet No.25045)。

2020,她成为哈佛大学2020-21年布拉瓦特尼克生命科学奖金(Blavatnik Fellowship in Life Science Entrepreneurship)的五位获奖者之一,也是唯一的华裔女性。

她就是哈佛大学布拉瓦特尼克生命科学学者、B.A.I生物技术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白雪霏。近日,记者连线采访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白雪霏,一起来体会这位头顶光环的学霸人生。

初心

头顶光环, “明日之星”依旧脚踏实地搞科研

在连线采访白雪霏前,记者心中一直有个疑惑,一个头顶光环的女学霸究竟是什么样?是穿着白大褂温文尔雅科研工作者,还是戴一副眼镜不善言辞的理论大牛?答案都不是,坐在镜头前的是一位打扮时尚、谈吐飞扬的小女生。

耿直、率真、个性成为她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也正因为如此,本就严肃的主题采访变得轻松了许多。

“我觉得从小就是确实喜欢理工科,因为我爸妈都是工程师,一个是电气工程师,一个是机械工程师,所以比较耳濡目染。”白雪霏颇为自信的说,从小到大听到的都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她从小就对理工科非常感兴趣,后来一直参加竞赛,也喜欢研究医疗健康相关的东西,所以她后来做生物、生命科学也是自然而然的兴趣所致。

说到白雪霏高中时获得的优异成绩,就不就提她的《南蛇藤抗衰老作用及机理研究》的课题。2008年,白雪霏代表祖国参加在美国举行的全世界高中生顶级科研赛事——第59届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获得第二名的优异成绩。

这也是本次中国队在科学领域中获得的最高奖项!该论文是一篇30多页的全英文论文,专家认为这项课题极富创新性和科学性,论文已达到研究生水平。

为此,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林肯实验室向天文台申请获准,以白雪霏(Baixuefei)的名字命名一颗小行星(Planet No.25045)。此项研究成果还获得第23届上海市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

虽然头顶“明日之星”的光环,在别人眼里是佼佼者,但白雪霏自己却不以为然,她认为优秀只是相对的,每个人都不一样,都有优秀的地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只是比身边的人幸运一些,算不上是最聪明的哪一位,所以自律成为她从小的座右铭。

坚守

钟情实验室,沉到一线去找最重要的线索

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快速的成长和进步,白雪霏开始去实验室找答案。据白雪霏回忆说:“当时我想做一些比如说化学分离实验,细胞实验或者是动物实验,都必须要去大学里或研究机构去做,但是谁也不认识,只能硬着头皮敲门或者发邮件请求,也吃过许多闭门羹”。

一次,白雪霏去敲一个实验室的门,工作人员一看只是一个15岁的小丫头,就非常不屑的说我们这里不是游乐场,面对闭门羹她并未放弃,而是以学识服人,最终赢得了在实验室做基础工作的机会。也正应如此,让白雪霏有了近距离接触实验的机会。

“我觉得反正好像做什么事都是开头最难,这件事情对我影响挺大的。”白雪霏认为,哪怕现在再让她选择一次,她依然会这样做,年纪比较轻的时候经历过很多挫折,未必是一件坏事。

正是因为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拼劲,这对她后来在美国的求学和创业过程中取得了不少成就。

到了麻省理工之后,白雪霏直接加入了Langer实验室,他的方向一般都是在做癌症研究,这一下子让她对研究前沿科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毕竟这项研究跟所有人都有关系。

白雪霏认为,从科学的角度来讲,过去的5年到10年确实有很多的发现,比如说发现衰老的成因不是一种而是可能有十几种的原因导致人体衰老,但并不代表衰老,一定是一个不可抗拒的过程。或者是说有生活习惯方面,每个人其实都可以从生活习惯上来保证自己更健康,更年轻。

目前,白雪霏正在创业之路上前行,其方向是精准药物输送的生物科技公司,致力于在药物运输领域深耕,精准转化产品,提高广大患者和消费者的用药安全和用药体验

转型

励志攻克难关,投身生命科学的“拓荒者”

“做生命科学类创业其实是无国界的,治疗疾病是所有人都需要的,而不是针对某个国家。”采访过程中,白雪霏认为,做生物科技生命科学里最重要的就是需要耐心,因为每天实验都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更多的是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最开始,她坚持自己做个实验室,如何买来先进的实验仪设备很重要成为头疼事。她从德国的一个实验室买了一台实验仪器,一台二手的仪器就需要2万多美金,像这样的实验设备不止一台,所以对于创业者而言,做生物科技最开始的投入成本非常高。

白雪霏认为,正是因为做了实验,锻炼了自己的思维能力,因为考试大部分考的是记忆力,但正儿八经的一上手了,你做了实验会发现跟你写卷子完全不一样。  

“如果现在回头来看,知道我自己又回到了生物创业,我可能会觉得我是不是应该一直一路读到博士后,但现在也不能回头看也改变不了什么,但也正是因为我去尝试了实验室以外不同的东西,我现在才知道从把一件事情从0变到1,这个过程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擅长的,也是我愿意每天早上醒来之后我特别激动地去干的一件事情。”白雪霏说道,从0~1这个过程,你只能是做发明创造,所以说这就是可能为什么也是我尝试了那么多别的不同的职业,现在还是回到了做科研的原因,更加坚定了自己做一名科研“拓荒者”的决心。

“尤其是今年的疫情影响,让我们知道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要性”。采访过程中白雪霏也希望,这次疫情可以起到对社会大环境修正作用,可以去促进鼓励更多人愿意投入到科学研究的领域。(完)